【想飛的十五歲】12年國教!學校依舊考 補習班照樣打

作者: 蔡祐吉 | TVBS – 2013年11月26日 下午8:50

十二年國教明年7月上路,雖然官員說,這是要「成就每一個孩子」,但是口號背後,更多家長與學生擔心,未來他們唸書會更輕鬆,還是更辛苦?TVBS與天下雜誌合作,製播了【想飛的十五歲】系列報導,實際來看適用十二年國教的第一屆孩子們,目前的求學狀況,發現現在國中端的考試並沒有減少,壓力沒有減輕,甚至用體罰「打」出高分的補習班,依舊熱門。

十二年國教實施之後,官員都告訴家長跟孩子,以後考試所佔的比重會減少,學生不必再天天,為了分數競賽,真的是這樣嗎?九年級的王芃文,和全台灣27萬名15歲學生一樣,是免試入學的第一屆,但她們的日子,過得似乎跟聯考和基測的歲月,沒有什麼不同。王芃文:「現在只是幾乎每天都考試,跟一定每天都在考試,的差別而已。」齊峻老師滿分俱樂部:「滿分俱樂部的先起立吧,看一下吧,你們錯的題目,準備來算帳,我的那一支呢,好啦好啦,有錯的錯一題的先出來吧,正負號看錯,欠揍,妳錯幾題呀,妳這個是觀念有問題啊,下課來找我,我再告訴你,知道嗎?幾下,3下,對,3下。」王芃文:「我們校排,前三志願至少要進前50名,才可以比較有機會可以進前三志願,下一次希望可以考進前100。」差一分打一下的補習方式,不是台灣教育的歷史,是現在還存在的現實。芃文爸爸:「有一天晚上她出來,她不敢跟我講跟她媽媽講,說參加滿分俱樂部,我聽到我就跟她說,我說爸爸從小到大,捨不得打妳耶,妳為什麼去那邊給人家打。」雖然教育部規定,12年國教實施後,495所高中職,必須釋出75%的免試入學名額,但最菁英的十所學校,仍堅持只開放,20%到30%的免試比例,對名校的崇拜,讓不少人願意往窄門擠去。而在南台灣的高雄,台英混血兒江頌薇,小學之後回到台灣唸書,但家鄉對江頌薇而言,代名詞是考試。江頌薇媽媽:「我從來不會要求他成績,一定要在前五名、前十名,我曾經說過,你不要在倒數後三名就好了,她有一次還這樣回答我說,媽咪,你太小看我了。」江頌薇從國小三年級,就開始補習至今,每晚補習到9點半,回家再繼續念書到半夜。江頌薇:「我記得是我跟我媽說,我想去補習看看,因為我在小三升小四的時候,還考到六十幾分過,會被人家有鄙視的感覺,像老師說會數學考試,90分以上有多少人,一講到60分,大家就會開始互瞄,像是不小心瞄到你,你就會難過,會非常得不開心。」書包變彩色髮禁解除了,但教育的價值沒有更多元,社會還是執著於分數和排名,不服輸的孩子,用盡力氣與體制拚搏,各自找出生存之道,在英國跟台灣之間,江頌薇決定留在台灣戰鬥,選擇就近入學,不追逐第一志願。王芃文的爸爸順著女兒的心,繳了8萬元補習費,堅持留在滿分俱樂部,自願挨打,用外力逼自己拼進師大附中,補習班裡,前三志願學校的制服高高掛,提醒著莘莘學子,這仍然標誌著,最高的價值與最終的目標。像全台灣孩子的縮影,十二年國教的第一屆,27萬個孩子,在沒有基測的第一個夏天,迎接不到自由與奔放,還在努力對抗考試的幽靈,但不管自己有沒有機會選擇,孩子們終究勇敢地面對了。

……..文章來源:按這裡


陸官入伍生報到 1周跑掉25人

作者:

記者洪哲政/台北報導
| 聯合新聞網 – 2013年6月30日 下午2:43

國軍三軍五校入伍訓練即將在下周開訓,280位剛到陸軍官校報到的新生,上周才報到,今天已有25人害怕入伍訓練辛苦,反悔念軍校,申請離開。顯見軍校嚴格的團體生活,不是人人都挨得住,想捧鐵飯碗,要三思而後行。

民國102學年度軍事校院正期班新生陸續向各軍官學校報到。陸軍官校招收280名新生、海軍官校149人、空軍官校213人、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141人、管理學院118人、理工學院184人、國防醫學院175人,合計1260人。另外,今年軍校招生政策改變,取消招收自費生。

陸軍官校說,今年陸官招收高中畢業生入學有兩個管道,一是學校推甄,二是學測入學。280位錄取生,100餘位推甄,學測分數平均54級分,幾乎是國立大學的錄取標準。

退訓多因不適應團體生活

陸軍官校指出,三軍五校入伍教育7月1日開訓,正在調適教育的入伍生,若不適應,須於今晚前申報離營,由備取生遞補。目前離開的學生,推甄者較少,學測入學者較多,退訓原因多是因不適應團體生活。官員表示,這些學生都表示本來只是抱著試看看的心情到陸軍官校,覺得不好,就決定離開。

陸軍官校說,第一周的調適教育內容單純,先從軟性知識開始,包括彼此認識的肝膽相照、參觀校史館、收看西點軍魂、黃埔軍魂等影帶等,讓入伍生知道軍校教育的概況,當然生活管理上從早上起床、集合、打掃等,一切比照軍校入伍生行動準據,有軍事管理上一定的強度。學生如果一定要走,陸官不會強留。

陸軍資深官員表示,國軍對於軍校新生或者部隊新兵的訓練,近年來,已經有很大的轉換,與過去那樣大呼小叫,甚至幹部講粗話,現在都不允許,體罰也禁止,管理人性化許多,入伍教育前的適應周就是讓學生有緩衝期,離開的學生,畢竟還是少數。

國防部表示,陸軍官校新生在6月24日報到後,實施一周調適教育課程,課程內容規畫為校區環境介紹、中暑防治與救治及生活教育等一般室內課程。未來將接受為期八周的入伍軍事訓練。

官員:陸軍官校並非個案

官員表示,軍校入學新生,陸續都有學生退出,陸軍官校並非個案,這些多是學生個人的適應問題,軍校方面也會檢討精進教育作為。

……..文章來源:按這裡


啟聰老師體罰案 國教署長︰驚悚

自由時報 – 2013年3月9日 上午4:22

〔自由時報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教育部國教署長吳清山八日親赴台中啟聰了解教師體罰學生案,他指出,看過體罰影片,備感「驚悚」,更「心疼」學生,弱勢學生就學權益不容漠視,該署將組專案調查小組一週內提報告,針對處分是否過輕等問題提出意見。

吳清山昨日初步了解台中啟聰在接獲事件通報後的處理過程,他說,就是因為看過老師體罰學生的影片,「心疼學生遭遇才特地南下」。他說,特教學生是弱勢,更需要有好的環境接受教育,他也勉勵特教人員要把在特教服務當成是「種福田」的工作,絕不允許有人再針對弱勢學生進行體罰。

吳清山說,國教署已自組調查小組,將在一週內提出專案報告,針對學校處分是否過輕等疑慮,會在調查後提出建議;至於教師申請退休一事,雖屬於教師個人權益,但因事件進入調查階段,學校還是有權可以阻止退休。

吳清山說,初步了解後台中啟聰有依法定程序進行,以目前進入輔導期的做法,入班觀察的委員除了中聰的老師外,甚至有大學教授參與。

台中啟聰校長許榮添強調,外界質疑學校為何不直接解聘該名教師,但不適任教師處理辦法有明確規定,除性侵事件得以直接解聘教師外,不適任教師須進入輔導期後才能進入評議,絕非包庇教師。

……..文章來源:按這裡


教育部:不排除重新懲處

作者: 林志成、胡清暉╱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3月8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林志成、胡清暉╱台北報導】

人本教育基金會昨指控台中啟聰學校廖姓老師不當體罰學生,教育部證實確有此事,國教署長吳清山今天將帶著專案小組成員到學校瞭解狀況,不排除重新懲處廖姓老師,最重可解聘。

教育部國教署組長劉源明對此案表示「很不高興」、「遺憾」。他指出,教育部一直要求學校按照不適任教師處理程序進行懲處,目前懲處結果已出爐,但家長不滿意。

教育部國教署副署長黃子騰說,目前瞭解有三位學生被體罰、一位有身體不當接觸,啟聰學校一月二十九日對廖姓老師記過二次處分,二月十八日將他從導師調為科任老師,二月二十日啟動不適任教師輔導機制。

黃子騰指出,體罰事件發生後,學校隨即對廖老師班級的學生進行家庭訪問,二月二十六日進行班級團體輔導,個案學生於二月二十七日進行心理諮商輔導;對廖姓老師的輔導原本是兩個月,如體罰事證明確且重大,就縮短輔導期逕行懲處。

……..文章來源:按這裡


特教師涉毆生 國教署長帶隊查

中央社 – 2013年3月7日 下午9:04

(中央社記者陳至中台北7日電)人本教育基金會今天指控台中啟聰學校廖姓教師涉嫌毆打學生。教育部說,明天將由國民及學前教育署長吳清山帶隊,重啟調查。

人本今天公布疑似體罰的影片,並指出接獲多名學生投訴,都有受到肢體體罰或言語羞辱等情形,要求校方立即解聘廖姓教師。

人本執行長馮喬蘭表示,今年1月接獲申訴後,已多次向校方反映,校方僅將廖姓老師調離導師職務,強調該師已快退休,「不要趕盡殺絕。」

馮喬蘭說,廖姓老師不只體罰,還常言語羞辱學生,包括嫌一位容易尿失禁的學生「那麼臭,有誰要跟你坐在一起」。甚至對全班特教學生說,「就因為你們的爸媽有問題,才會生出你們這樣的小孩」。

今天一位學校教師也出面作證,強調種種情節已看不下去,希望教育部大刀闊斧,好好整頓特殊教育,不要關起門來考試,卻不知道實際教學的問題。

國教署副署長黃子騰晚間表示,教育部不允許體罰,台中啟聰學校日前雖然已依照不適任教師處理程序,決議將廖姓教師記二支小過並調離導師職務,但外界仍有疑慮,明天將組專案小組調查,由國教署長吳清山帶隊,瞭解學校處分是否過輕。

黃子騰表示,視調查結果,不排除最重解聘廖姓教師。1020307

……..文章來源:按這裡


特教老師被檢舉痛毆學生 教育部調查

中廣新聞網 – 2013年3月7日 上午11:47

再傳教師體罰學生,人本教育基金會接獲申訴,台中啟聰學校一名廖姓導師,長期任意體罰智障學生,舉凡學生幫同學揹書包,老師問問題沒回答、被老師認定說謊,都有人被老師打耳光。雖然校長看過這名導師打人的影片,卻只記小過兩支,不予以解聘。人本要求,教育部拿出魄力,提供特教生安心就學的環境。(陳映竹報導)

人本教育基金會公布一段台中啟聰學校老師毆打特教生的影片,一月中旬,b生在廚房幫忙表現不錯,廚房阿姨給他三塊餅乾,他吃了一塊,但老師認為他說謊還偷吃,打了兩巴掌,事後老師還騙家長,孩子流鼻血是感冒,結果醫生診斷是長期被打,需要電療。家長痛哭心裡十分難過。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指出,他們在一月底接獲申訴,但校方始終沒有徹底處理,一月底教評會只記兩小過,轉任科任老師;二月初,學校第二次調查,查出廖老師確實慣性體罰學生,啟動不適任教師流程,進入輔導期。「廖老師體罰學生這個班上至少有四人被打巴掌,沒調查到的案例呢?」

馮喬蘭質疑,教育部已在多次場合說過,這類不適任教師可直接解聘,教育部應該設法解決特教體系中歧視問題,提供學生安心就學環境。

教育部國教署組長劉源明對此感到遺憾,也表示家長如果不滿意學校作法,可再提申訴。

……..文章來源:按這裡


狠父性侵女兒 判12年半

中央社 – 2013年2月7日 下午1:54

(中央社記者黃進恭台中市7日電)台中一名男子對念國小女兒軍事化管理,性侵女兒得逞,台中高分院更一審判決出爐,判12年6月徒刑,全案仍可上訴。

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今天公布的更一審判決書指出,男子從民國87年間涉嫌對就讀國小的女兒性侵得逞,一審判10年,二審判17年,男子不服再上訴。

台中高分院更一審,依妨害性自主罪判男子12年6月有期徒刑,也必須接受治療,直到治癒為止,最長不得超過3年。

判決書指出,當時男子女兒就讀國小六年級,男子採取軍事化管理的高壓方式,以生活管教為名,毆打女兒及兒子。

判決書指出,男子明知女兒未滿14歲,從女兒就讀國小時一直到民國95年間,在住處房間、汽車內後座等地點,以父親管教威勢,違反女兒意願,性侵得逞。

判決書指出,男子辯稱,他是女兒親生父親,管教子女態度嚴格,會體罰兒女,強調絕對不會作出亂倫之事。

判決書指出,男子女兒證稱,曾向父親同居人及姑姑還有奶奶告知遭父親性侵的事,卻沒人理她。

更一審法官認為,男子女兒歷次指陳,內容大致相符,足以認定女兒遭父親性侵,身心受到強烈煎熬衝擊因而記憶深刻,認定女兒指陳內容為真。

台中高分院更一審審理終結,依妨害性自主罪,判男子12年6月徒刑,全案仍可上訴。1020207

……..文章來源:按這裡


人本:九成校園仍有體罰

中廣新聞網 – 2012年11月20日 下午12:36

教育部立法禁止體罰多年,但校園中依舊存在體罰問題。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調查,有九成的國中小校園還存在體罰問題,包含了老師打人、叫學生自打、跑操場、交互蹲跳、罰站等,更有老師辱罵白癡、智障,人本基金會呼籲教育部,盡速淘汰少數無能的教師,維護學生人權。(陳映竹報導)

十一月二十一日是「世界兒童人權日」,人本教育基金會針對體罰,公布「國中小校園問卷調查報告」,訪查全國二十二縣市、抽樣1112位國小生和1122位國中生,結果發現有九成的國中小校園還存在體罰問題,三成國中生和二成四國小生在學校被體罰,因為「連坐」而被罰的國中有一成八、國小二成,比去年高出一倍以上。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呼籲教育部,盡速淘汰體罰的不適任教師,花蓮中城國小體罰案,教師被判拘役四十五天,傷害罪確定現在卻依然在學校教書,教育部應該訂出規範。對此,教育部訓委會主任楊志忠表示,「教評會將依情節輕重,輕則考績乙等、重則停聘、解聘。」

除了打之外,言語辱罵情況也不少,五成的國中生、四成的小學生表示老師會辱罵人,更有近兩成國中生聽過老師罵白癡、笨蛋、智障和腦袋裝屎。楊志忠說,南投曾有老師罵學生「遲到大王」,最後被家長控告,賠錢收場。楊志忠建議,教師可以當眾鼓勵學生,不好的行為應該以規勸代替責罵,不能貼標籤。

……..文章來源:按這裡


校園體罰 教育部落實行政懲處

作者: 林宜箴 | 國立教育廣播電台 – 2012年11月20日 下午1:34

今天(20號)是「世界兒童人權日」,人本基金會公布「2012年國中小校園問卷調查報告」,顯示高達9成的國中、小學仍存在體罰現象。對此,教育部回應教育部現有機制已針對各縣市學校進行統合視導,對於各縣市高體罰率學校除了將落實行政懲處,也將研議扣除縣市獎補助款。

人本基金會20號公布「2012年國中小校園問卷調查報告」,高達90%的國中、小學存在體罰現象。31%的國中生與24%的國小生表示曾在學校被體罰,其中因「連坐」而被罰大約20%;近一半的國中小學生表示,老師會以白癡、笨蛋、廢物等字眼辱罵學生;約有7成多的國中、小生曾被罰不准下課或罰寫;5成國中生頭髮長度未合格而遭懲處。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指出,近年來學校的體罰率一直維持在3成左右,要求教育部應以「主動發掘、明快處置、配合偵辦、對外說明」4大原則盡速處理。對此,與會的教育部訓委會主任楊志忠表示,教師若體罰學生,將循司法及行政懲處兩機制進行處置,若體罰重傷,就是刑事跟民事同時進行,甚至申請國賠。而教育部也修了高級中等以下校長與教師考核成績辦法,已規定如果老師體罰學生,可照違法程度記過。

此外,教育部現有機制已針對各縣市學校進行統合視導,對於各縣市高體罰率學校除了將落實行政懲處,也將研議扣除縣市獎補助款。他表示,教育部與各民間團體的目標一致,希望健全學生身心發展。

……..文章來源:按這裡


校長的小革命:課稅減課強迫教育部思考的事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2年11月7日 上午3:45

課稅減課下一步怎麼辦 系列2-1

課稅減課強迫教育部思考的事:解決老師不願當行政的老問題

■潘慶輝

公私立國中小、幼稚園教職員工今年元月1日起要課稅,教育部將教師課稅所得的72億餘元,引發諸多後遺症,反讓全國各縣市教育局束手無策,監察院10月11日糾正教育部,教育部近期內也必須需回覆監院後續解決對策,尤其老師不願當行政的老問題更加惡化,教育部必須儘速去思考與面對,方能解決教學水平的問題。

「教師課稅減課」上路後,低薪的鐘點教師與非合格教師匆促站上講台,政府還看不見學校裡的士氣低迷與教學效能低落,還把免試升學的教育改革效果高唱入雲;當學校裡的老師必須超鐘點上課,喪失備課提升教學水準的原意;鐘點老師為求生計,來來去去無法融入學校,政府還訂定了高標準的教師進用要點,使得學校開學了,還找不到合適、可用的老師。

優良行政本應是教學專業輔手

當教師超鐘點、提高導師費,在原上班時間上增加了許多收入,又免兼許多學校組織間的工作,學校的行政人員就需要負擔更多的行政,耗費更多的時間,接受更多的質疑和攻擊,卻沒有相對的提高薪資,增加津貼,造成行政上的調度困難,與增加不必要的糾紛與誤解。

政府也看不到學校行政人員的資淺當道,組織鬆弛,學校的運作經常處在嘗試錯誤的局面作業,或者是不敢縝密規劃、勇敢求新,將培養人才的組織圈,推入因循苟且與敷衍塞責的荒謬當中。

行政弱格 教學退化

在國民教育的現場,教師們在課稅後的條件後,都是優先選擇科任,既沒有學生輔導的壓力,不必有繁忙的備課,還可以有充裕的時間休息和運動,至少在請假或調課上都非常的方便;再來選擇低年級任教,學生小,班級經營輕鬆,學生課業單純,能夠簡單上手,導師費也即將提高到4000元,還可以有空兼教課後輔導班,另外賺進些許的鐘點費。

至於教師兼行政的工作,就顯得乏人問津,因為除了整天忙碌之餘,職務加給礙於法令的限制並沒有提高,沒有寒暑假的長假期可供調整身心靈狀況,還得應付隨時發生的偶發事件,如果學校行政不符合所謂的「民意」,動則被家長和學生申訴,還得被媒體審判,並可能被行政處分或處以國家賠償。

相對的低薪工作與煩重的責任,造成無人願意從事學校行政的工作,因此資淺的教師,在甄選時便被附帶要求擔任行政工作,尤其是擔任生教組長、庶務組長與衛生組長的工作,在不瞭解學校生態的狀況下,要能順暢地處理各種親師生的糾紛也難。

資淺人員不熟悉學校制度的原意,沒有足夠的經驗建立人脈資源,運用組織領導,進行規劃、執行與考核;欠缺系統思考的訓練,無法從對的地方和正本清源的事務做起;分不清楚教師與外界的要求是為了私利還是為了公益,無法判斷什麼是緊急、何者為重要,偏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行政決定經常偏離了辦學的目的和原則。

教育現場還有更離譜的作法,那就是所有的正式老師倚老賣老,不願意擔任行政工作,那麼主任與組長的工作由誰來擔任呢?那就是代理代課教師。代理代課老師擔任高年級輔導與教學的責任、擔任學校行政規劃的責任、擔任學校管理工作的責任。代理教師工作年年更換,行政經驗經常青黃不接,因此,生活輔導的偏差、教學工作的紊亂、學校系統的缺漏,就讓社會更感覺到教育到了非大刀闊斧改革不可的時候了!

台灣的教育專業如果缺乏主動敏捷的行政支持,會有創新、卓越的品質嗎?

制度亂攪 權能失序

從現行的教育生態分析,學校的工作環境越趨複雜,例如:學校開放民眾使用與辦理各項社會教育,沒有專責機構負責,加重總務處和學務處的負擔;場地的養護與安全設施的維護,沒有專案的經費挹助,事事都要總務處節省、張羅;教師減課、超鐘點,增加教務處職務分配與課務管理的困難。

另外,教師員額編制不足,增聘鐘點代課教師,不管是選用、管考或在職進修,都增加教務處的負荷;霸凌、性侵害、高風險家庭的社會議題,被吵得沸沸揚揚,教育部動不動就祭出甲級通報、記大過處分與永不錄用條款,把教育事務當治安事件在管,把教育人員當警察一樣命令、調動,增加了學務處的風險與責任。

凡此林林總總,兼任行政人員的組長與主任,現在都站上第一線首當其衝,經常需要面對來自社會與行政單位的威嚇、警告與提醒,甚至是陳情、指責與提告,因此,對於兼任行政的職務,資深教師避之唯恐不及,因為能平安退休最好。

制訂職級務分配辦法,以積分制、資深制,反而把責任與職位交給資淺教師;資淺教師在缺乏人脈、制度與資源的狀態下,勉強做個一兩年,也就依循校內辦法逃之夭夭,再讓新進的菜鳥教師重新磨練,重新嘗試錯誤,讓我們的學校行政體制變質,讓我們的學習輔導與生活輔導,在無法累積經驗、傳授經驗、創造經驗的情境下,一再墮入薛弗西斯輪迴的荒謬困境。

霸凌不歇、體罰不止、毒品入侵、黑幫圍事、校園抗爭、親師衝突、族群挑釁、安全漏洞等等,往往反應著一種無法正本清源的做事邏輯——臨渴掘井,更潛藏著一種虛應故事的心態——船到橋頭自然直,同時更呈現著一種低蕩的懼怕心理—媒體審判,諸如此類的壓力和風險,選擇逃避,其實只是一種人性的基本反應。加上退休俸額被逐漸削減,繼續留在職位上等因奉此,避開風險,追求安全,更趨保守的性格將成為學校文化的明顯特色。

從生態系統的觀念來衡量,教育界和家長們可以容忍這樣的怠惰因循嗎?

思維重整 權責相符

學校理當是辦理教育的地方,應該讓專業而資深的教師有尊榮的領導教學群,做好備課、說課、教課、觀課與評課的工作,以提升教師的教學水準;讓資深的同儕做好系統性的行政工作,支援教師做好研究、教學和咨詢服務,以獲得社會的認同與尊重,更讓政府與社會大眾信任教師,讓教師安心的貢獻所學,認真地輔導學生,並照顧他們在退休後應有的生活水平。

一、沒有良好的行政團隊,不可能有卓越的教學表現。

二、沒有分工的行政支援,不可能有安全的學生照護。

三、沒有資深的領導系統,不可能有健全的學校效能。

四、沒有政府的堅定政策,不可能有穩定的行政措施。

五、沒有社會的尊榮維護,不可能有奉獻的教育情境。

六、沒有公平的薪資條件,不可能有和諧的組織平衡。

七、沒有明確的權責條款,不可能有正義的學校價值。

八、沒有尊嚴的退休政策,不可能有安分的工作情緒。

或許,我們該認真考慮的是:

政府啊!教育改革到底要透過誰的手去完成?

也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的是:

孩子的學習品質沒有提升,所有的改革措施都是功虧一簣!

那,那,政府啊!要不要信任老師,尊重老師,因為信任老師、尊重老師,才能培養社會的中堅價值,提供孩子撫育與教育的好手。

那,那,政府啊!要不要支持行政,提供權能,因為優質而主動敏捷的行政,才是輔佐教學專業發展,護衛學生學習平台的能手。

(新北市秀朗國小校長)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