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法官難杜絕 司改會要求修法

台灣醒報 – 2014年1月6日 下午6:33

【台灣醒報記者方家敏台北報導】「法官、檢察官評鑑會隸屬政府機構,恐喪失獨立性。」民間司法改革委員會執行長高榮志6日在記者會上指出,法官與檢察官的個案評鑑制度設於司法院下,不僅喪失其獨立性,也沒有專責的人員,更沒有主動調查權。司改會呼籲修改《法官法》,讓評鑑委員展現其獨立、公正與透明性,保障民眾權益。

【實施2年未見成效】
《法官法》的個案評鑑制度從2012年1月6日起實施2年,依統計,民間司改會請求評鑑法官共11件,法官評鑑委員會評鑑成立6件,移送監察院4人,職務法庭懲戒法官3人;民間司改會也請求評鑑法官共21件,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成立12件,移送監察院6人,職務法庭懲戒檢察官2人。

司改會認為,司改會的個案評鑑制度已推行2年,卻無法有效淘汰不適任法官與檢察官。台大社會系教授瞿海源指出,20年前民間司改會就積極推動《法官法》,並且要求政府成立個案評鑑的「獨立專責機構」,以基金會的性質進行法官與檢察官評鑑,如今卻只是設在司法院、法務部底下的附屬、任務型機構,讓責任、職權與資源都被分散,民眾也必須透過司法院認可的團體提案才可申請調查。

【專職人力不夠】
因此司改會成立申訴小組,提供民眾合法申訴法官、檢察官的管道,近兩年來光是受理申訴法官案數就達216件,檢察官也有212件,並移請評鑑委員會調查。總審理案件佔了評鑑委員會的半數到4分之3。瞿海源說,評鑑委員會的專職人力不夠,兼職委員的動能不足,導致評鑑申請往往難以成立。

「《法官法》成了保障法官的法條,而非淘汰惡質法官的機制。」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國昌指出,檢評會和法官評鑑會的運作缺乏獨立性、專業性與透明化,兩者都仰賴民間團體的調查,無法主動出擊,而提出申請的民間機構也無法參與評鑑過程,有失公平。「過去是只要將法官送監察院就可以轉往職務懲戒法庭,如今要透過司改會、評鑑委員會、監察院,才能移送職務法庭,評鑑成效不彰。」

【賦予委員會調查權】
「在委員會成立前,民眾在案件開始審判後10年內都可以針對檢察官與法官的不當行為進行申訴,如今卻只剩下2年。若審判尚未結束,大部分的民眾都不敢對檢察官或法官提出評鑑,造成民眾權益的損失。」立委尤美女認為,《法官法》應發揮把關的功能,賦予委員會主動調查權,並將申訴期限延長,成立專職專責機構,以彰顯其效率。

……..文章來源:按這裡


法官涉貪停職 還能領半薪

自由時報 – 2013年12月24日 上午6:50

法界︰司院制度該檢討

〔自由時報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台中高分院法官胡景彬貪財好色,不僅捲入收賄醜聞,還有不明財產交代不清,法界痛批胡景彬嚴重敗壞司法公信力,令法界蒙羞;此外,法界認為,現行司法院的個案評鑑制度,若沒檢舉或偵訴案件就不會評鑑,根本無法落實監督,建議推行每年定期考核制度。

曾任台北地院審判長的陳博文律師表示,為了讓法官不受外在金錢誘惑,維持公正客觀判決,法官的待遇比一般公務員高很多,不少法官可月領十五萬元,雖非大富大貴,但衣食無虞,卻仍有人貪得無厭,他認為「貪財就不要當法官」。

陳博文說,法官操守影響司法公信力,少數法官「嚴以待人,寬以律己」,害司法被外界批評「有錢判生,沒錢判死」,自己不檢點還拉司法公信力陪葬,應重判!

民間司改會辦公室主任高榮志律師說,違法亂紀就該撤職查辦,司法院針對胡景彬涉貪瀆案,只停職卻沒免職,讓涉貪法官不做事續領半薪,制度該檢討。

高榮志表示,法官評鑑制度目前仍為「個案評鑑」,而非「全面評核」,司法院沒接獲檢舉或偵訴案件就不會評鑑,無法落實監督,每年應定期考核,列出五%不適任名單送交評鑑委員會調查,但「自己人辦自己人總是最難的」。

新聞相觀影音

■ 時事民調/擁3億3妻,司法界爆法官胡景彬貪汙案,你的感覺是?

……..文章來源:按這裡


判決書違誤 法官遭送監察院

中央社 – 2013年10月16日 下午7:00

(中央社記者黃意涵台北16日電)司法院法官評鑑委員會今天指出,台北地方法院民庭法官陳靜茹製作判決書時有重大違誤,決議移送監察院審查。

陳靜茹是台北地院審理立法院長王金平假處分案的陪席法官,今年4月1日遭民間司改會請求評鑑。

法官評鑑委員會指出,陳靜茹獨任審理某民事案件時,於民國99年12月16日宣判當天下午,為避免遲延交付判決原本,先透過電腦民事審判資訊系統上傳尚未製作完成,且得心證的理由大部分是複製與此案案件毫無關聯的他案判決理由,又疏未告知書記官,導致書記官列印錯誤的判決書,送達當事人。

當事人收受判決書後,發現判決內容混有與案件全然無關的敘述而向書記官反映,書記官隨即向陳靜茹報告,陳靜茹才指示書記官將已修正的正確版判決書正本,重新送達當事人。

法官評鑑委員會指出,陳靜茹稍加注意即可避免,卻仍因疏於注意,產生重大明顯的違誤,已嚴重違反職務上應盡的義務,損及當事人對判決形式正確性的最基本信賴,已達情節嚴重的程度,構成法官法第30條第2項第1款規定應付個案評鑑事由,決議依法官法報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

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受訪表示,「肯定」此決議將陳靜茹移送「外部」的監察院,而非送回司法院「內部」的人審會,符合法官法的外部監督方向。1021016

……..文章來源:按這裡


九月政爭/憂遭公評? 抗告案法官自請迴避駁回

作者: | TVBS – 2013年9月24日 下午6:00

針對王金平黨籍假處分案,國民黨上週向高院提出抗告,但合議庭審判長魏麗娟,不滿外界質疑她政治立場傾向國民黨,向高等法院院長自請「迴避」此案,希望改由其他法官審理,但高院院長認為,魏麗娟不符合迴避要件,也沒有偏頗之虞,認定不須迴避,繼續審理,並決定週四下午2點開庭;對於資深法官提出迴避,司改會批評,「進廚房就不要怕熱」,質疑審判長應該是怕被批評,才會先打預防針。

高院法官魏麗娟,12年前穿法袍,替參選立委的先生劉昌崙站台拍攝文宣,沒想到這個動作至今餘波盪漾,這回接手審理王金平黨籍假處分抗告案,不滿外界將她貼上藍營標籤,開庭前向高院院長自請迴避審理。高院法官魏麗娟:「我們辦了這個案子之後,一大堆呢,大部分的媒體呢,就會放大報導我12年前的事,然後甚至有很多的媒體都質疑說,我承辦這個案子的公平性,雖然我們是無黨籍的。」根據法官「自行迴避要件」規定,除非訴訟當事人是法官本身或配偶等人,屬於八親等內血親、五親等內姻親,或是跟當事人有共同權利義務關係,以及曾經參與之前審判,或替當事人訴訟出庭,才需要迴避,高院院長認為,魏麗娟沒有偏頗之虞,跟當事人也沒有利害關係,不需要迴避。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我認為這個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既然當到高等法院法官,應該有所承擔,那只要說裁定的內容秉於良心,禁得起各界的考驗,我覺得是可以勇往直前的。」比較過去扁案,當時台北地院審判長蔡守訓,審理陳水扁貪汙洗錢案,陳水扁委任律師認為抽籤不公平,才提出迴避審理,最後也沒有過關,這回審判長自請迴避,相當罕見,但只因為怕全民公審就退縮,也透露法官的抗壓性不足。

……..文章來源:按這裡


九月政爭/「怕熱別進廚房」 高院法官自請迴避駁回

作者: | TVBS – 2013年9月24日 下午6:00

針對王金平黨籍假處分案,國民黨上週向高院提出抗告,但合議庭審判長魏麗娟,不滿外界質疑她政治立場傾向國民黨,向高等法院院長自請「迴避」此案,希望改由其他法官審理,但高院院長認為,魏麗娟不符合迴避要件,也沒有偏頗之虞,認定不須迴避,繼續審理,並決定週四下午2點開庭;對於資深法官提出迴避,司改會批評,「進廚房就不要怕熱」,質疑審判長應該是怕被批評,才會先打預防針。

高院法官魏麗娟,12年前穿法袍,替參選立委的先生劉昌崙站台拍攝文宣,沒想到這個動作至今餘波盪漾,這回接手審理王金平黨籍假處分抗告案,不滿外界將她貼上藍營標籤,開庭前向高院院長自請迴避審理。高院法官魏麗娟:「我們辦了這個案子之後,一大堆呢,大部分的媒體呢,就會放大報導我12年前的事,然後甚至有很多的媒體都質疑說,我承辦這個案子的公平性,雖然我們是無黨籍的。」根據法官「自行迴避要件」規定,除非訴訟當事人是法官本身或配偶等人,屬於八親等內血親、五親等內姻親,或是跟當事人有共同權利義務關係,以及曾經參與之前審判,或替當事人訴訟出庭,才需要迴避,高院院長認為,魏麗娟沒有偏頗之虞,跟當事人也沒有利害關係,不需要迴避。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我認為這個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既然當到高等法院法官,應該有所承擔,那只要說裁定的內容秉於良心,禁得起各界的考驗,我覺得是可以勇往直前的。」比較過去扁案,當時台北地院審判長蔡守訓,審理陳水扁貪汙洗錢案,陳水扁委任律師認為抽籤不公平,才提出迴避審理,最後也沒有過關,這回審判長自請迴避,相當罕見,但只因為怕全民公審就退縮,也透露法官的抗壓性不足。

……..文章來源:按這裡


法界籲追繳涉貪期間薪水

自由時報 – 2013年8月29日 上午6:10

〔自由時報記者項程鎮/台北報導〕台中高分院法官胡景彬遭特偵組搜索約談,法界人士口徑一致要求院檢應重懲胡景彬,並認為司法官薪水遠高於一般公務員,也應以高標準的操守加以要求,對貪瀆司法官除應加重刑度,還應追繳涉貪期間薪水。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律師表示,操守是司法官最基本的要求,只要有1、2個司法官被傳收賄,法界就會傳得很難聽,因此,一查獲司法官貪瀆證據,就應趕快處理。

對於特偵組偵辦胡景彬涉貪,林峯正認為,民眾雖然會肯定特偵組向涉貪法官開刀,但如果特偵組一年只辦1、2個有問題的司法官,可能還是和民眾認知有差距;從犯罪黑數角度來看,也不可能只有幾個司法官有問題。

他同時指出,法官及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的成效不彰,幾乎不願對有問題的法官和檢察官下重手,未來如胡景彬案送到法官評鑑委員會仍遭「輕輕放下」、不願重懲,民眾會失去耐心。

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許惠峰表示,高院法官較地院和最高法院的法官誘惑更多,因為一審被判敗訴的當事人會想上訴二審,而以往最高法院採保密分案,許多當事人都查不出承辦法官是誰,因此別有用心的律師或當事人,常常會喊出「拚二審」的口號,箇中道理不言可喻。

透過重判和重罰,許惠峰認為較能遏止司法官貪瀆歪風,建議對涉貪的法官或檢察官,應考慮立法追繳他們涉貪以來的司法官俸祿,讓圖謀不軌的司法官思考收賄划不來。

……..文章來源:按這裡


辦軍法案 法界:性別不是問題

自由時報 – 2013年8月14日 上午6:10

〔自由時報記者項程鎮/台中報導〕軍審法修正後,沒當過兵的女法官是否適合審理軍法案件成為話題,不少法界人士認為性別不是問題,願不願意學習才是關鍵。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律師認為,如認為女法官不適合承辦軍法案,這是對女性的歧視,「那沒有炒過股票的法官,能否辦內線交易案?」「不少男法官很少帶小孩,是否也不適合辦親子案件?」

林峯正說,法官案件辦得好不好,和性別沒有那麼大的關係,重點在於法官是否願意學習、花時間進修,以及司法院如何鼓勵女法官發揮潛能;若認為女法官不適合辦軍法案,就好像認為沒結婚或沒離婚的法官不能承辦離婚案件一樣,都有歧視的味道。

一位不願具名的女法官表示,通常女性對軍事不太了解,但任何沒辦過的案件對法官來說都是新的領域,在社會變遷快速、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法官也不可能了解所有社會萬象及新知,只要透過教育訓練和合議庭的評議,女法官也能逐漸了解軍隊方面的知識,不懂的部分,還可向專家請教。

以醫療糾紛、公共工程案件和金融等案件為例,女法官認為,多數法官不熟悉這些領域,就須透過學習和經驗傳承提升本身的智能,另外還可邀請專家證人出庭,提供專業意見,讓法官作出正確判決。

據了解,士林地院為讓承辦軍法案件的女法官快速進入狀況,該院即將成立的軍事專業法庭,將由當過兵的男法官帶領女法官了解軍事知識、共組合議庭,逐漸提升院內女法官對軍法案件的認識。

……..文章來源:按這裡


25%性侵加害人 都是親密伴侶

自由時報 – 2013年8月14日 上午6:14

〔自由時報記者項程鎮/台北報導〕昨天是七夕情人節,婦女新知基金會表示,2成5的性侵害來自親密伴侶,但檢視近年來性侵判決書,發現不少夫妻或情侶間性侵被法官認定不成立,「難道法官認為暴力及威脅,只是夫妻或情侶間的前戲和情趣?」婦女新知呼籲法官應有性別意識,正視「親密關係內的強暴就是強暴」。

批恐龍法官常判無罪

婦女新知昨天到司法院前開記者會並上演行動劇,抗議法官在親密關係性侵害訴訟上「毫無性別意識」;婦女新知董事長陳昭如教授表示,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100年的性侵通報案件中,兩造關係為配偶、前配偶、男女朋友、前男女朋友及未婚夫妻者,占百分之25.19。

陳昭如指出,不少夫妻或情侶間的性侵害被法官認定不成立,例如男友以手勒緊女友脖子、拿電話線作勢捆綁、要脅恐嚇傷害女友家人而得逞的性侵害案;或者男友載女友和女方兒子到偏遠山區,毆打母子倆,女方為保護兒子而同意性交等。

暴力威脅 怎會是情趣?

婦女新知基金會顧問、律師李晏榕和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玥好等人認為,法官判決常因經驗法則,看性侵當下被害人是否有迎合動作,或被害人有無積極抗拒,卻忽略這些動作背後,可能隱藏恐懼或想盡快脫身。

民間司改會辦公室主任高榮志律師指出,部分民眾不滿法官忽略民眾心理和事件發生脈絡因素,法官應加強本身性別意識。

……..文章來源:按這裡


判決未詳述理由 促法官注意

中央社 – 2013年7月10日 下午6:56

(中央社記者黃意涵台北10日電)台北地院郭姓法官審理某生父死亡後認領案件時,未在判決書交代不採鑑定報告理由。法官評鑑委員會移請台北地院院長督促。

法官評鑑委員會今天指出,民間司改會指台北地院家事庭郭姓法官承審某生父死亡後認領案件時,不採卷內的台大醫院DNA血緣鑑定報告指原告與被告的半手足血緣關係屬「不可能」,而判定父子親子關係存在,且在判決書中對鑑定報告隻字不提。

司改會認為郭姓法官有法官法所稱審判案件有明顯重大違誤的事由,移請評鑑。

法官評鑑委員會調查認為,客觀上半手足關係的鑑定,在科學上無法有絕對「不可能」的結論,且依部分專家學者見解,必要時應加入原被告以外的其他親人同時鑑定,才能確定,因此本件血緣鑑定報告書並非屬不能推翻的科學法則。

法官評鑑委員會指出,郭姓法官依個人的醫學知識,認定本件鑑定屬較高難度的「同父異母」鑑定,且因取樣基礎不足,導致證據價值不高,已當庭諭知當事人捨棄鑑定報告而改行其他證據方法。

法官改行其他調查方式,屬法官證據取捨的職權範圍,並非是明顯重大違誤判決,因此決議「請求不成立」。

不過,法官評鑑委員會認為法官應在判決書上說明並加以交代不採鑑定報告的理由,以避免遭質疑。郭姓法官在判決書內對鑑定報告隻字不提,雖非重大違誤,但有缺失,有必要移請台北地院院長督促注意。1020710

……..文章來源:按這裡


非父子判父子 請求評鑑法官遭否決

自由時報 – 2013年7月11日 上午6:18

〔自由時報記者項程鎮、張文川/台北報導〕台北地院家事法庭法官郭淑貞審理一件同父異母的親子認領官司時,被民間司改會指控疏於審酌鑑定報告,誤判被告父子間的親子關係存在,向司法院法官評鑑委員會請求評鑑;評鑑委員會昨天決議,認定本案「請求不成立」,僅要求台北地院院長須依法官法對郭「發命令促其注意(即飭令注意)」。

民間司改會對評鑑結果相當不滿,昨晚發布新聞稿呼籲:「全民『注意』法官評鑑委員會」,認為法官罔顧證據、恣意審判,本案決議等同放任法官違法判決,對人民權益受到侵害視而不見,將危及法官評鑑委員會存在的必要性。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律師指出,本案經台大醫院出具血緣鑑定報告書,認定原告與被告不可能有血緣關係,法官若要推翻鑑定結論,需採其他調查方式,並在判決書說明理由。

法官評鑑委員會認為,本案是半手足關係的鑑定,在科學上無法有絕對「不可能」的結論,且依部分專家學者見解,必要時應加入原、被告以外的其他親人同時鑑定,才能確定,因此本件血緣鑑定報告書,並非是不能推翻的科學法則,本案為法官證據取捨的職權範圍,並非是明顯重大違誤判決,因此決議「請求不成立」。

台北地院表示,尊重法官評鑑會的決議,待收到決議書再決定處置。

郭淑貞指出,還沒有收到決議書,不確定已認定她有疏失,等收到決議理由後,再決定是否提出救濟。

郭表示,民事類判決是針對雙方爭點判決,但此案雙方都沒有爭執這份鑑定報告,屬「不爭執事項」,原本就不須在判決理由中著墨,且此案是同父異母,沒有父方DNA的Y染色體樣本,她認為樣本不足,無法使法官產生心證,才當庭告訴當事人,不採用這份鑑定報告。

……..文章來源:按這裡